Friday, March 22, 2013

对不对不








就这样地,不服正业的我还是忙得糊里糊涂。

正在小说大纲、课业、装修之间奔跑跳跃飞舞。

虽然偶尔还是抽出些时间做些无关重要的小事。

像你像你,偶尔也会忙里偷闲,对不对不?

偷偷在时间里插上画画的一个小时,然后自得其乐地兴奋一整天。

像你像你,偷偷在时间里叛逆一丁点。这不算什么,对不对不?



Saturday, March 16, 2013

过程


今天我们离开了这间酒店。

小说大纲才写了五十巴仙。

有时候苦恼,有时候好笑,有时候不安,有时候紧张,有时候兴奋。写大纲时,我的心情像秋千,起起伏伏。


回来后,希望依然有继续写的时间。




Friday, March 15, 2013

迷失



我仰慕《The Book Thief》、《Time Traveler's Wife》、《The Boy in Stripped Pyjamas》、 《P.S. I Love You》、《东京铁塔:老妈和我,有时还有老爸》、《我妹妹》、《1Q84》这些书。

关在Laos几天,我为自己写的东西感到羞耻和难堪。

我不会说故事,也不擅长编制故事。

不甘心被断定为脑袋过期,无法生产好东西。

我的信心去了哪里?先得把他找回来。





Wednesday, March 13, 2013

创作之游

白天

我们跟随爸爸到老挝(Laos,台湾称之为寮国)创作去。

黄昏

我们努力的写,美丽的景色悄悄地更换。

站着写,坐着写,趴着写

希望可以背着满满的故事回来。


Friday, March 8, 2013

Wednesday, March 6, 2013

我的心里有一只熊


我的心里藏着一只忧郁的熊。

忧郁的熊让我在应该快乐的时候,也笑不出真心。

我怀疑我的心被他吃了。

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借酒消愁,或许是想灌醉心里的那只的熊。

我要怎么赶走这只忧郁的熊?

忧郁的熊遮盖了我的天空,蒙住了我的眼睛。

我只想真正的笑一次,可是连什么可以让我这样笑都不知道了。

我是不是生病了?

Friday, March 1, 2013

不说

有时候就是这样,说太多,您说我烦。

什么都不说,您什么都不知道。您什么都不知道时,就开始[以为]。

有时候就是这样,您要听您要听的话。我也一样,我也有需要听的话。

因为我在乎您,所以您说的话,让我伤心了。

说话是一门艺术,我想我不会说话,说了您们不喜欢听的话。

所以现在开始保持沉默。

等我会说话时,再说吧。